http://www.atu99.com

沈邦军:35岁才起先闷声起步仅用10年就把百货做

  他14岁丧父,20岁丧母,独自一人撑起整个家。35岁下海创业,本想炒房却误打误撞做起了百货商场,10年后一举做到身价200亿,他就是银泰集团的创始人沈国军。

  1962年夏天,沈国军出生于浙江宁波栖凤村,家中姊妹4个,排行老大。栖凤村靠海,全村四五十户人家全靠打渔为生。从7岁那年开始,沈国军就跟着父亲出海,拖渔网、捆海带,一到冬天,小手经海水一泡,肿得像个萝卜。

  不过,那样的日子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1975年春天,父亲突遭车祸去世。看着3个无助的弟弟妹妹,以及泣不成声的母亲,那一刻,沈国军突然长大了。

  母亲是个要强的人,“宁可自己辛苦一点,也不要跟人家借钱。”老人家在村口开了一个早点摊,每天凌晨三点不到就起床买菜,炸油条,烙烧饼。

  沈国军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除了每天放学后帮妈妈刷盘子外,他毅然决然扛起了父亲的渔网,“带着大弟出海”。

  然而,更加不幸的是,6年后的1982年,母亲又查出胃癌。临终前,母亲把沈国军叫到身边,颤巍巍地从枕头底下摸出1000块,“这是娘卖油条的全部积蓄,以后弟弟妹妹就只能靠你了!”

  大弟想去当海员,但由于营养不良,15岁还不到一米六,“身高不达标”,大弟急得直哭,沈国军心生一计,就找同学的母亲借了一双高跟鞋,“想蒙混过关”。好在大队会计把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了征兵首长,最后大弟才涉险过关。

  当时,沈国军已经是中南财经大学的大学生,隔年又保送上本校的研究生,“下面还有一个弟弟、妹妹正在上高中,正是最需要花钱的时候。”

  那段时间,沈国军天天做梦都想着如何赚钱。他先后倒腾过文具、鞋垫、电风扇等。不过,赚到的都是辛苦钱,“每次最多三十、五十。”直到1985年,他跟4个大学同学倒卖苗圃,才线年毕业前夕,正是知识分子最吃香的时候,所以,沈国军没有怎么费力,就去了建行舟山分行做信贷。此后3年时间,他从一个小科员一路做到办公室副主任。

  1989年春天,沈国军被调到了舟山市建设开发总公司担任总经理,开始涉足房地产。

  到了1992年,建行系统成立海南银泰置业,定位是房地产开发和实业投资,“40多家分行都参与了募集资金,”沈国军代表舟山分行也去了。

  当时,他刚刚30岁,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所以在讨论会上侃侃而谈,一发言就是半个小时。也正是在那次讨论会上,他被时任建行的大领导注意到了。

  就这样,一个月后,沈国军命运开始了神奇的逆转,他就被调到海南银泰出任副总经理。

  你知道的,当时的海南正处在一片红海之中,一波又一波的“92派”把整个海口变成了热气腾腾的工地。沈国军也在这里完成了第一个1000万的原始积累。

  4年后,海南的房地产泡沫达到顶点,“人人炒楼”。眼见潘石屹、冯仑等房产大佬纷纷开溜,沈国军也闻到了崩盘的味道,他选择果断辞职。那年他35岁。

  1997年1月,北京,沈国军重新召集人马成立了银泰投资公司,“一个秘书、一个司机、两个助理”,宣布进军房地产。

  不过,还没等他折腾,亚洲金融危机就开始了。当时市场上一片混乱,90%的地产商忙着自保,哪里能找到什么靠谱的项目?

  大多数时间,沈国军都在瞎忙乎,“做规划,找业务,晚上就直接在办公室打地铺。”由于经常熬夜,当年清明节过后,胃开始大出血,要不是员工上班早,小命估计就悬了。

  直到1997年11月,沈国军才算是找到了一个看似靠谱的地产项目,“3栋商用楼盘,价钱是原来的6折,”买家已经锁定,是海南的一个老客户,一算账,能够大赚9000万!于是,沈国军兴冲冲跑到杭州,跟那家地产开发公司签下协议。

  好在后来忙乎两个月,终于卖出去两栋写字楼,“小赚500万,不算白忙乎”。但是,一栋1万平米的4层商铺却死活卖不掉。照理讲,地段位于市中心的武林门,“非常适合做百货,应该很好卖。”不过,等他去杭州各大商场问了一圈,却根本无人搭岔,“没钱,接不了!”

  后来,沈国军专门跑到北京,相继与西单百货、百盛、王府井等商场接洽,甚至开出免3年租金的跳楼优惠价,但还是搞不定,“面积太大,无法判断运营风险。”

  可是,银行是不管那个的,“光支付利息,一个月就要120万,”钱再多也架不住那么烧啊!那段时间,沈国军天天失眠,一下子瘦了十多斤。“行情好的时候人人疯抢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做鸟兽散”,他深刻体会到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。

  搞房地产的卖百货?听着就不靠谱,财务总监更是直言不讳,“要经验没有经验,要人才没有人才。”

  不过,沈国军有办法,“没经验就要制造经验”。1998年6月,他直接去了台湾,“大陆的套路都差不多太传统,欧美日韩跟国情不搭调,只有台湾最合适!”

  在台湾,沈国军直接开出500万年薪,挖来台北一位著名的零售大佬,“比同行年薪高出五倍!”此外,他又请来杭州大厦的一位副总,“必须把银泰百货打造成一个高端的百货商场。”

  就这样,1998年11月16日,银泰百货开业,一年后的1999年,银泰百货销售额达到4.18亿。此后,短短5年时间,创造出全国单日单店8200万元的最高记录,一举奠定了银泰在百货业的龙头地位。

  “要做就做富人的生意”,那是台湾大佬给沈国军的最值钱忠告。沈国军听进去了,尤其当他得知国内百货商场还没有奢侈品的概念时,更是只争朝夕。此后,沈国军到法国、意大利呆了1个月。

  不过,国外的奢侈品尤其是一线的品牌都是百年老店,凭什么跟你东方一家名不经传的百货商店合作呢?这恰恰就是沈国军过人之处。

  在巴黎LV总部,他其实就说了一句线个亿的中产阶级群体。”乖乖,相当于半个欧洲!LV总裁立马头如捣蒜。同样,在佛罗伦萨,Gucci马上应允。

  有了LV与Gucci两个样板工程,接下来,沈国军剩下的就是签署协议了。此后两个月,他相继签下范思哲、普拉达等200多个一线品牌。

  果然,银泰百货开业第一天,就吸引到1万多顾客前去一探究竟。头一个星期,有将近20万人涌入商场,很多人把逛银泰当做品牌扫盲,更有不少从上海、南京、甚至广东特意跑到杭州来开“洋荤”的。

  如今,有将近2000多个国内外时尚一线品牌入住银泰,银泰连续19年成为国际奢侈品在大陆的最大渠道商。

  在欧美,大伙进奢侈品店是为买奢侈品,而国内恰好相反,大部分人是逛,而非消费。

  沈国军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,“人流量多了,生意自然就会好。”此后,他在银泰百货广场增加音乐喷泉,“把营业时间从早九晚九,改为早十晚十。”同时,每一层增加休息的凳子,并在最顶层引入餐饮,“最大程度留住顾客。”

  如此一来,销售能不火爆?到了2001年底,销售收入已经突破10个亿。为让品牌商动态了解销售情况,沈国军还专门花2000万建了一个IT系统,“商品在哪个地区的银泰百货卖了多少,一目了然。”

  一花独放不是春,万紫千红春满园。随着杭州银泰的日渐火爆,从2000年开始,沈国军开始了全国扩张之路。2001年,他相继在宁波、金华等地开了5家分店。

  不过,店一多,唱衰的声音也随之变多,“好牌子怕开店多,摊子大了,就会失去原有的格调。”

  确实,如何才能让消费者喜新不厌旧呢?沈国军的答案就是每年对商品做出25%-30%的调整。也就是说,3年之后再去逛同一个银泰百货,将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商场。

  但是,在北京、上海等黄金地段,根本租不到合适的商铺,要么价格高,要么面积小。“买下地皮,自己盖,”沈国军豪气干云。

  很快,机会来了。1999年10月,沈国军得知第一机床厂200万平米要整体搬迁,他毫不犹豫花12亿买下其中一块。6年后,249.9米的北京银泰中心建成,“单就物业增值部分,早已赚回了一个银泰。”如此这般,沈国军开店的压力就小多了。

  2007年3月20日,银泰百货登录港交所,成为大陆民营百货在港上市的第一家,同时也创造出240多倍单股超额认购的香港纪录。

  如今,沈国军旗下的银泰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包括银泰百货、银泰商业、银泰置地、菜鸟网络等10多家公司,沈国军的身价也飙升到200亿。

  “人生就像登山。看到山峰,怎么走?往哪个路走?能不能够找到捷径?这个是有技巧的,但是首先要有勇于攀登的勇气。”是的,沈国军35岁才开始闷声起步,仅用10年就把百货做上市。未来,谁知道他还会创造出什么样的神话呢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